自考招生代理挂羊头卖狗肉 考生需警惕虚假宣传

自考招生代理挂羊头卖狗肉 考生需警惕虚假宣传

时间:2020-03-23 15:0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自考招生代理黑幕:"买卖"一个学生可赚上千元

  高考结束、暑期来临,自考招生代理成了各大高校最热门的兼职。借助名校招牌挂羊头卖狗肉,招生宣传广告无不让人心动。这些招生代理如何经营业务?背后到底有哪些猫腻和陷阱?

   招生代理经营业务 人数越多提成越多

  小李是一名在校大学生,想利用暑假给自己找份兼职。最近他看到校园里到处张贴着招生代理广告,便拨通了上面的电话号码。

  一位姓柯的老师接到电话后,约小李在武汉理工大学的招生办公室见面。小李如约到了校门口,前来接洽的人并没有把他带到校内,而是带到了一栋学生公寓里。

  见面之后,小李和柯老师的人签了一份《武汉理工大学华夏学院招生代理协议书》,甲方为武汉理工大学华夏学院,乙方为小李。协议中提到了招生费用的结算标准和结算方法,以10人为一个梯度等级来结算提成:1—9人,每人1300元;10-19人每人1500元……70-100人每人2500元。人数越多,提成也越多。

  协议签完之后,柯老师递给小李60多份印刷精美的招生简章,名校的字号印得很大,“自学考试全日制助学班”的字号很小。大量篇幅是关于武汉理工大学的介绍,底下详细列出了该校2009年的招生专业和计划:分为主考专业全日制助学班和就业技能班两个方向,学历层次全部为本科。通讯地址栏写的是武汉理工大学主考专业就业技能班招生办公室。

   学校自考机构给老师摊派任务 最低要招8个学生

  记者在湖北省2009年全日制自考助学班网络报名平台上查到武汉理工大学华夏学院确属授权点,但是没有开设招生简章中提到的企业财务管理专业和建筑工程专业,而且学历层次并不是招生简章中宣传的本科,而是专科。对此,记者向武汉理工大学华夏学院自考招生办进行了核实,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据我所知我们是武汉理工大学华夏学院唯一授权的一个,它呢我估计是假的。现在各大学校在二级学院都有这样性质的办学,招生的骗子比较多。”

  随后记者向武汉理工大学华夏学院上级主管部门武汉理工大学教育学院进行核实:“因为华夏学院所有关于自考和培训的都在我们这个部门管理,我们这个部门确实没有对外发宣传单。我们学校根本没有继续教育学校的部门,那就不存在说继续教育学院的公章了。”

  一位曾经做过自考招生代理的学生小王向记者透露,自考全日制助学班最初是由继续教育学院统一管理,各二级学院负责教学,教学站则负责思想政治教育和日常学习、生活管理等,但眼见着这块市场越做越大,利润相当丰厚,于是各个环节纷纷介入,拉着人马招生,相互抢占生源。有些学校的自考机构往往会给老师摊派招生任务,而老师觉得难以完成,又往往会找学生进行分解:“我们学校对每个辅导员布置了任务,一个辅导员最低要招8个学生。要是没有招到的话,就可能会扣那个工资之类的。”

  除了学校的老师学生进行招生外,有的学校还将整个业务外包给招生中介机构。据小王介绍,中介机构的自考招生都是“金字塔型”的招生代理体系。一般都是一级代理直接和学校联系,下面大都有几十人规模的二级代理,二级代理下面还有三级、四级,甚至更多。不同等级的提成往往也不一样:“也有一些外面专门招生的机构过去包的,我以个人的名义把你这个学校包了,我跟你谈多少钱一个人,我再包到外面去,然后我在外面所有的学生算到我一个人头上,这样基数就大了,它单独拿的钱就高些。”

  这些招生代理机构一般三四月份和某高校谈合作,谈定合作后,挂某高校的牌子印招生简章,等分数线一出来,就想办法搞到落榜生名单,然后给落榜生寄送招生简章。

    实际情况和招生宣传有很大出入 属于虚假宣传

  2008年高考,宜昌考生小林发挥失利,没能考取理想的大学。在一次高考招生咨询会上,小林接到了一张华中师范大学自考助学班的招生宣传单。一名招生工作人员向小林介绍说,这所学校是华中师范大学主办的,学生进校后和华师的统招生并没有多大区别。

  到学校报名以后,小林才发现实际情况和招生宣传所说有着很大的出入:“他说住华师里面嘛,其实也不是住华师里面,就是华师外面附近的一个小区。还有上课吧,有一部分课在华师里面上,还有一部分课就在我们行政楼上。一些公共课,不是蛮重要的课,就是华师的研究生带的。”

  按照小林提供的招生咨询电话,记者以报名咨询的名义打了过去。在电话里,一名工作人员反复强调这所自考助学班下属华中师范大学,教学资源和华师本部并无两样。

  记者:你的意思是说学校还是属于华师吗?

  招生:当然是啊。

  记者:你们学校有什么优势呢?

  招生:因为华师本来也是一个比较出名的学校,老师管理比较严,上课都在华师学校里面,能感受到大学的学习氛围,一些教育资源部能很好利用。

  记者:比如他去你们学校上学他能用华师本部的图书馆吗?

  招生 :当然可以,像华师本部的教育设施啊,图书馆,体育馆,食堂都和统招生是一样的。

  那么,事实果真如此吗?曾经做过自考招生代理的小王告诉记者,2006年教育部明文禁止211工程大学办自考班,现在这些打着华师等重点院校旗号办自考班的都属于虚假宣传,而所谓的“资源共享”也并不属实:“比如说像我们学校吧以前我们叫文化教育发展中心,它是学校产业集团底下的,然后它挂钩在学校的继续教育学院。但是从我们底下那一届开始因为国家已经明令禁止211学校招生了,它就跟继续教育学院一点关系都没有,底下的学生相当于就是社会的考生,你在学校你不能办学生证,你享受不到学校的任何好处,你不能在学校食堂办卡,你不能用图书证。你什么都不能,你跟这个学校一点关系都没有。”

  小王说,夸大宣传和炒作名校概念其目的是为了吸引生源。他说,自考招生已经形成一个庞大的利益链。一个学校以每年招收1000人计算,一个学生收费在6000-10000元/年,以招生平均成本30%算,花费是200多万元左右,即使再除去管理费、场地费、挂牌费等也还有几百万元的利润空间。正因为如此,自考助学班才会广泛聘用招生代理,连哄带骗地将考生送进自考学校的大门。

  今年7月,湖北省教育考试院开通了“湖北省自学考试全日制助学班网络报名服务平台”,统一公布自学考试相关政策和举办院校的信息。同时,考试院还宣布今年将加强对自考助学班的管理,禁止高校与其他机构合作举办全日制助学班,严格控制举办高校助学班招生规模;各举办院校不得委托中介组织和个体人员招生。湖北省教育考试院自考办黄主任表示,关键是考生及家长不要轻信招生代理的虚假宣传:“要告知考生和家长不要信任那些招生代理,要考生本人到学校咨询。 ”

   教育部门能会从自考招生利润中分一杯羹

  但当记者问及教育部门如何监管时,黄主任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

  仅是口头上制止,而没有具体的行动,湖北省教育考试院的禁令难免沦为一纸空文。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院研究院副院长别敦荣透露,考试院乃至教育部门都或多或少地会从自考招生丰厚的利润中分一杯羹:“自学考试从考试院自考办来讲,它开办一门自学考试,它是要收考务费的,如果减少了生源,意味着它的收入是减少的,考试院的自考办又是省教育厅的,教育厅减少它的计划就会减少它的收入,这样一来大家都会受损失。政府现在在很多时候它实际也在利用这样一个他所掌握的高等教育的资源在谋取一些经济上的利益,现在这些自考开办单位他们所有的计划都来自于教育主管部门,如果教育主管不给他计划,他是招不到学生的。”

  而主考高校也是这条利益链条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别敦荣说:“他实际现在就形成了这个考试院和办学的高校之间的共同利益,考试院给了那一个学校这个主考的资格,那么最后这个学生他所通过的全部考试科目的里边有可能考试院负责的考试,他有一部分考试不需要参加全省的统试,他只需要参加学校的考试。”

  别敦荣说,目前中国大学还属于精英教育,还有大量的学生上不了理想的大学,而自考助学班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部分考生获取更高学历的需要。但政府在自考招生监管方面确实存在空白地段和薄弱环节,才导致自考招生乱象环生的现状。他呼吁教育主管部门加大监管力度,将口号落实到行动上来,让高校自考助学班的办学行为走上规范和良性发展的道路上来:“教育部门主要应该监管教育机构,对开办自学考试的这些单位进行监管,这些自考的大学在招生的过程中利用中介机构招生出现了问题,政府接到投诉,甚至有些大学违法了,政府可以取消它的招生计划,减少它的招生名额,对它进行限制,这样从教育部门的角度来讲,就能比较有效的遏制它。”(湖北台记者曹曦晴 宋丽娟 陈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