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裔“吹哨人”:“封口”6周后,她终于吹

美国华裔“吹哨人”:“封口”6周后,她终于吹

时间:2020-03-24 05:2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标题:美国华裔“吹哨人”:“封口”6周后,她终于吹响了那枚哨子

  当地时间3月11日,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已蔓延至全美41个州和首都华盛顿特区,而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是西雅图所在的华盛顿州。

  如今的事态发展令美国疫情最早吹哨人——西雅图华裔女医生Helen Chu及其团队感到沮丧。因为他们花了无数的时间才得以突破监管机构的繁文缛节,去试图避免一场可能在华盛顿州爆发,并在许多其他地区蔓延的疫情。但他们最终还是失败了。

▲美国西雅图华裔女医生Helen Chu。图据《自然》

  Helen Chu是西雅图的一名传染病专家。在疫情爆发初期,她参与的一个研究项目试图对新冠病毒进行早期测试,然而却屡受阻拦。在整整一个多月的申请无果后,她和研究团队决定无视联邦监管机构的命令,对新冠病毒样本进行了检测。最终,检测结果确诊了华盛顿州的第一例社区传染患者,并发现华盛顿州的疫情其实早已在暗中爆发,并悄无声息地蔓延着。

  11日,纽约时报发布了一篇题为《“它已无处不在”:美国如何错失了遏制新冠病毒的良机》的报道,讲述了美国疫情最早吹哨人——西雅图华裔女医生Helen Chu及团队,是如何被联邦监管机构拖延了足足6个星期,最终造成如今疫情在华盛顿州甚至全美持续蔓延的局面。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1]

   华裔吹哨人:屡屡受阻的检测申请

  报道称,作为一名传染病专家,Helen Chu知道,“留给美国的时间不多了”。

  当地时间1月21日,一名从武汉返回西雅图的华人IT工程师感觉不适,随后被确诊为美国境内首例新冠病毒感染者。首例确诊者的出现,也留下了一个急需解答的关键问题:这个人感染了其他人吗、病毒是否已经潜伏在其他社区并在传播?

  幸运的是,Helen Chu正好有办法。因为恰逢流感季节,几个月来,她一直参与“西雅图流感研究”(Seattle Flu Study),该研究要对本地病人的流感样本进行搜集和检测,所有出现流感症状的居民都接受了鼻拭子的病毒检测,样本保存在冰柜里,而它们也足以进行新冠病毒的检测。

▲Helen Chu(左)一直参与“西雅图流感研究”项目。图据华盛顿大学日报

  为了将样本重新用于新冠病毒检测,Helen Chu和同事需要得到州和联邦官员的批准。于是,她马上向监管机构提出申请。然而,采访和电子邮件均表明,Helen Chu的所有请求几乎被每位官员一再拒绝。即便几周之后,中国以外的数个国家也开始出现疫情,他们依然拒绝这个想法。

  当时,美国新冠病毒的快速检测都必须在亚特兰大的美国疾控中心(CDC)实验室进行。CDC当时发布的检测标准规定,必须同时满足两点:出现发烧和呼吸道疾病,最近曾前往中国武汉。

  这一标准过于严格,以至于西雅图地区首例有过武汉旅行史的确诊病患都达不到要求。然而,不放心的州卫生官员仍要求对该病例进行检测,在CDC同意后,当地官员向亚特兰大实验室发送了一个样本,结果呈阳性。

▲位于亚特兰大的CDC实验室。图据Politico新闻

  大约正是在这个时候,华盛顿州卫生部开始与“西雅图流感研究”项目人员进行讨论。

  但麻烦的是,流感项目主要使用研究实验室,而不是临床实验室,并且其新冠病毒测试未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批准。因此,该小组无权向自己的调查人员以外的任何人提供检测结果。根据电子邮件和采访显示,他们开始与CDC及FDA官员们讨论,设法解决这个问题。

  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副主任、前CDC高级官员斯科特·道威尔,向CDC负责应对新冠病毒的主管寻求帮助。盖茨基金会为“西雅图流感”研究提供资金,道威尔在2月10日写道:“希望能有个解决的办法。”

  随后,华盛顿州传染病及流行病学家斯科特·林德奎斯特博士,也出面给CDC流行病学和预防部门的负责人艾丽西娅·弗莱博士写了一封电子邮件,请求用这项研究来检测新冠病毒。

  然而,CDC的官员一再表示,“这是不可能的”。

▲当地时间3月11日,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终于承认,“在美国,确实有一些流感死者实际感染的可能是新冠肺炎。”图据《纽约时报》

  CDC国家免疫和呼吸疾病中心的官员盖尔·兰利在2月16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回复道:“如果你想用你的检测作为筛查工具,你必须先去询问FDA。”

  但FDA并不能提供批准,因为根据美国联邦医疗保险与医疗补助服务中心的规定,流感项目使用的实验室没有被认证为临床实验室,而认证过程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2]

   不想坐以待毙 他们开始“违规”检测

  Helen Chu和林德奎斯特博士的一次次努力,最后都无果而终。“我们感觉自己在坐以待毙,等待大流行的到来,”Helen Chu说道。“我们本可以帮上忙。但我们却什么都做不了。”

▲Helen Chu。图据华盛顿大学官网

  到了2月25日,Helen Chu和同事们再也等不下去了。在没有政府批准的情况下,他们开始“违规”进行新冠病毒测试。而结果证实,他们最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实验室检测样本的一名技术员利亚·斯塔里塔,很快就遭到了“暴击”——他手中的一份样本正显示出阳性结果。“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哦,天呐’,”斯塔里塔博士回忆道,“我一路跑着去了研究项目经理的办公室告诉他们,我们有一个确诊,我们该怎么办?”

  这个样本来自当地一名没有近期旅行史的青少年,这意味着,新冠病毒已经在美国“扎根”了,然而却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病毒肯定一直都在这里,”Helen Chu不安地说,“它已经无处不在了。”

  事实上,官员随后通过检测发现,新冠病毒已经导致两人死亡,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病毒又相继在西雅图地区导致20多人死亡。

▲一名患者被从西雅图郊区的柯克兰生命护理中心转移至医院。此前该中心爆发新冠肺炎疫情,目前已有十几例死亡病例,另有一名访客确诊感染。图据《纽约时报》

  在得到结果后,研究小组的成员立即讨论了下一步行动的道德问题。“我们被允许做的事情是需要保密的,”Helen Chu说道,“但我们觉得我们需要做的,是告诉公共卫生部门。”他们决定,将阳性结果通知当地的卫生官员。这名十来岁的青少年,与首例冠状病毒病例在同一个县,他在几天前刚做过流感拭子,但没有旅行史,与任何已知病例也没有联系。

  第二天早上,终于被允许进行测试的华盛顿州实验室确认了结果。这名年轻人刚进入学校大楼就被找到,并被告知确诊结果。随后,他被送回家隔离,为了预防起见他所在的学校也宣布停课。目前,这名少年已彻底恢复健康。

  当天晚些时候,调查人员、西雅图卫生官员与CDC和FDA的代表聚在一起,讨论发生的事情。来自联邦政府的信息直截了当。“他们在电话里说得很清楚,就是让Helen Chu停手,不要再继续干了,”林德奎斯特回忆说,“完全停止测试。”

  联邦和州官员坚称,流感研究不能改变用途,因为它没有得到研究对象的明确许可,实验室也没有获得临床工作的认证。在承认伦理问题的同时,Helen Chu和同事也认为,在可能造成重大生命损失的紧急情况下,监管应该有更大的灵活性。

   [3]

   叫醒了联邦官员

   却没能阻止病毒无声蔓延

  可以肯定的是,Helen Chu团队这一令人不安的发现,多少还是“唤醒了”联邦卫生官员们对疫情的理解。

  西雅图流感研究项目的科学家迅速对病毒的基因组进行了测序,发现病毒在美国首例新冠感染病例中也存在遗传变异。这意味着,病毒很有可能已经在社区内悄无声息地传播了大约6周,感染了数百人。

  研究人员回忆道,2月29日,在CDC和FDA要求Helen Chu停止检测的第二天,官员们再次打来电话,态度有所缓和。他们允许实验室检测病例,但他们需要根据一份新的同意书行事,其中明确提到新冠病毒检测的结果会与当地卫生部门共享。并且,他们不会对已收集的数千个样本进行检测。

▲西雅图流感研究的试剂盒包括一个鼻拭子,研究人员后来获准可以对其重新进行新病毒检测。图据《自然》

  同一天,FDA表示将放宽规定,只要向FDA提交他们工作的证据,临床实验室将被允许开始使用自己的新冠病毒测试手段。3月3日,一名机构代表称,根据这项新政策,它已经收到14家实验室的申请,其中10家已经开始对患者进行检测。

  斯塔里塔博士表示,3月2日,华盛顿大学西雅图流感项目审查委员会认定,在公共卫生紧急情况下,研究人员如果不进行检测并报告结果,是不道德的。从那时起,Helen Chu的流感实验室发现并报告了许多其他病例,所有病例均已得到确认。

  在新样本到来的同时,该实验室也开始追溯一些较老的、在冰柜里放了几周的样本,结果发现,病例至少可以追溯到2月20日,而在一周后,公共卫生官员才意识到病毒已存在于该社区。

▲上周末,纽约地铁晚高峰的乘客。图据《纽约时报》

  科学家们表示,他们相信自己会找到证据,证明这种病毒在更早的时间里就开始在美国境内传播,如果允许他们进行检测,他们本可以更早地通知有关部门。但在本周一晚上,执行医疗保险规定的州监管机构介入,再次要求他们停止工作,直到完成临床实验室的认证,而这一过程可能需要数周时间。

   [4]

   被延误的检测:“病毒比FDA快多了”

  在华盛顿州与联邦官员就如何应对而争论不休时,CDC面临着一项艰难的任务——进行更广泛的新冠病毒测试。

  按一贯的做法,在疫情爆发期间,CDC设计了自己的检测试剂盒。但当这些试剂盒被投放到全美各地的公共实验室后,一些当地官员开始报告称该测试盒存在缺陷,无法正常工作。CDC承诺在几天内分发新的试剂盒,但检测停滞的状态还是持续了两周多。在此期间,只有5个州实验室能够进行检测,华盛顿和纽约都不在其中。

▲美国CDC研发的新冠状病毒实验室测试盒。图据美联社

  到了2月24日,随着新的病例开始在美国涌现,各州的实验室一片混乱。

  美国公共卫生实验室协会向FDA局长哈恩博士提出了一个“非同寻常且罕见的请求”,请求他使用自由裁量权,允许各州和地方公共卫生实验室自行进行病毒检测。“过去几周以来,我们一直在做出反应,但在CDC之外,绝大多数成员实验室仍然没有可用的诊断或检测工具,”该协会首席执行官斯科特·贝克尔在给哈恩的信中写道。

  两天后,哈恩做出了回应,他在信中表示,“错误的诊断检测结果可能会导致严重的不良公共卫生后果”,并表示欢迎各实验室提交自己的检测,以获得紧急授权。

  但事实证明,实验室开发检测的审批过程十分繁琐。私人和大学的临床实验室通常有自行开发检测手段的自由,然而在准备获得FDA紧急批准的新冠病毒检测申请时,他们对FDA的速度感到失望。

  华盛顿大学医学中心的助理教授亚历克斯·格瑞宁格博士说,他在2月中旬与FDA就开始检测进行申请沟通时,感到十分恼火。“这种病毒可比FDA快多了,”他还说,FDA曾一度要求他除了通过电子邮件提交材料外,还要通过邮寄提交材料。

▲美国私人和大学的临床实验室,想获得FDA紧急批准的新冠病毒检测申请也并不容易。图据Politico

  新检测手段通常还需要验证,对来自患者或病毒基因组副本的已知阳性样本进行检测,而FDA的审批程序需要验证五个样本。伊利诺伊州北岸大学卫生系统病理与实验室医学部主任凯伦·考尔博士说,获得这样的样本很困难,因为大多数医院的实验室还没有发现新冠病毒病例。

  考尔博士说,自己不得不匆忙从欧洲的一个实验室里获取病毒RNA。“所有人都在试图弄清楚我们能得到什么,来帮助我们收集需要的数据,”她说。

  然而,FDA不同意其行动太慢的指责,并表示在提交完整报告后的24小时内,为两项实验室开发的检测提供了紧急授权,其中一个是CDC的检测,另一个是纽约沃兹沃斯实验室的检测。

  由于联邦机构有缺陷的检测工具,以及繁琐的规定,即便到了现在,各州病毒检测仍然不是哪里都可以做,某些地区可以轻松进行检测,有些则不行。持续的延误让官员们无法了解疫情规模的真实情况,目前疫情已经蔓延到至少41个州和华盛顿特区。一些州的官员担心,病毒的传播速度远远超过了检测能力的增长速度。

▲当地时间3月6日,一名冠状病毒感染者被送至隔离区的内布拉斯加大学医学中心。图据美联社

  《纽约时报》称,联邦政府在疫情爆发的早期、相对容易控制的阶段,却屡屡错失了进行更大范围测试的一系列机会,这个首次披露的未能利用流感研究一事,仅仅是其中一例。在其他国家更早、更快地开展病毒检测之时,美国那些旨在保护隐私和健康的现行法规和繁文缛节,却阻碍了全国性检测的快速推广。危机开始在不知不觉中呈指数级爆发,而美国各地的官员却只能盲目应对。

  现在回想起来,Helen Chu表示,自己能理解为什么那些阻碍疫情研究数周的规定会存在。“这些保护措施的存在是有原因的,”她说。“你想保护实验对象。你想以合乎道德的方式做事。”

  然而,令她沮丧的是,在一场可能在华盛顿州爆发,并在许多其他地区蔓延的疫情之中,人们花了许多时间才得以突破繁文缛节去试图挽救生命。“我想那时候人们不知道,”她说。“现在大家也该知道了。”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徐缓 编译报道